2018年5月 牧人語

執筆:吳偉良傳道​

離職感言

很多教會弟兄姊妹問我點解要走?為何要請辭離開?我真的唔知用什麼最好的答案去回應關心我的兄姊,但我知道只要是真誠由衷的答案,便是最好的答案。對於在以浸服侍剛好四年的我來說話長不太長,話短不太短,對人對教會的事情已經熟悉了,故持續服侍可能是美,轉換場景也可能是好,惟我們主的安排是最好,人必須成就祂的旨意。然而,作出離開的決定是不容易的,要離開熟悉的環境和群體是痛心的,但我既然清楚領受神的心意及人的意思,只有順服神的帶領,向教會請辭。

2018年4月 牧人語

執筆:蕭少霞姑娘

    以浸新一屆的三福運動,於3月26日啟動了!感謝神的帶領,有13位弟兄姊妹回應。

    三福不是單純一個傳福音技巧(若只是技巧,學員只需好好上堂、做功課、背熟福音大綱、找幾個對象傳福音便可)。三福是一個運動,它要帶動整個教會「為福音而努力」,「進入屬靈爭戰」的狀態。

    隊長是教官,學員是正在受訓的前線軍人;受訓間,他們便要走到前線去「打仗」,把失喪的靈魂從撒旦手中救回來。而以浸就是他們的「補給站」,用禱告給隊員源源不絕的心靈供應。撒旦最不希望見到的就是人們得救,所以牠必定用盡謊言、陰謀去使學員懷疑、害怕,最終打退堂鼓。牠常用的技倆包括:使學員生病、學員的家人生病;工作上諸多不順、家中常出亂子;福音大綱總背不入腦、邀約不到福音對象等等。

2018年3月 牧人語

執筆:葉遠昌主任​  主題:馬櫻丹說︰「剩下的不只你一個人」

今年的冬天總算似樣,10度以下的日子不是點到即止,而是一連幾天,隔一兩天又凍過,持續個多月。寒衣店及火鍋店老板至為開心,小孩子也真的體驗到冬天的滋味,長者就受著天寒地凍的威脅,我的影響是…停了外出跑步。

這個下午,趁天氣暖和,不可懶,穿上跑鞋決心外出跑一轉。意外見到三棵花朵盛開的植物,在一片寒冷枯樹葉落的景象,非常突出。被它吸引,停下來,細看一片。樹身上掛著一個牌,上面寫著「馬櫻丹」,相信是這種植物的名字。

賞花之中,驚嘆這種花竟然可以抵抗寒冬而繼續開花,「越冷越開花」原來不是梅花的專美,可惜馬櫻丹不是這麼被人留意,是它身長得少不顯眼嗎?花兒細少不悅目嗎?以至它有如此橫強生命力,可比美梅花,在寒冬之中為大地添上一份色彩和生氣,都不為人所知,更不用說為它著書畫圖撰歌。即使是這樣,它好像小角色沒有知名度,它仍然自強不息,我開我花﹗真有個性。

2018年2月 牧人語

執筆:吳偉良傳道​  主題:生命之道​

每年年頭總聽到一些追求學習聖經真理的兄姊說,他們要參加在不同地區所舉辦的查經課程「生命之道」。讓我隨即想到約翰壹書一章第一至四節的經文:

2018年1月 牧人語

執筆:蕭少霞姑娘

       2017年的教會年題是「承傳與裝備」,不知道大家「承接」了什麼,「傳遞」了什麼?當中又得到多少的裝備?而今年(2018)我們會繼續沿用同一年題,為的是能夠檢討、修正和深化去年大家的嘗試和努力。

2017年12月 牧人語

執筆:蕭少霞姑娘

 

       11月5至9日我與7位弟兄姊妹一同到福州探望林靄嫦姊妹的同時,更重要的是到福利院探望、服侍和建立一班院友。

       若大家有印象,這是一班肢體殘障及/或智力殘障的人,他們是被家人和社會遺棄、忽略的一群。他們能「住」在福利院,有三餐溫飽,可算是萬幸了。所以,我們去探望和服侍他們,是合情合理的,但何來「建立」?

2017年11月 牧人語

執筆:吳偉良傳道​  主題:三樣神旨(三個命令)

帖前五16 -18

「要常常喜樂,不住的禱告,凡事謝恩,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。」

2017年10月 牧人語

執筆:葉遠昌主任​​

主題:智慧三雄 (下)

信仰 = 信條 + 現實

約伯 = 信仰;箴言 = 信條;傳道書 = 現實

約伯記 = 箴言 + 傳道書

續2017年9月份會訊牧人語「智慧三雄(中)」…

約伯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繼續說︰「坦白說,我也希望找到自己是有過錯,讓我內心容易接受這現實 – 我受害是出於自己作惡的結果,這樣最少能保持我一向所信的信條,仍然是對的,是真實可靠的,但無奈,我實在想不出自己有什麼過錯。」

傳道書說︰「那你放棄了信仰嗎?」

2017年09月 牧人語

執筆:葉遠昌主任​​

主題:智慧三雄 (中)

信仰 = 信條 + 現實

約伯 = 信仰;箴言 = 信條;傳道書 = 現實

續2017年6月份會訊牧人語「智慧三雄(上)」…

箴言︰「為何江湖中人,又會覺得你對人生很消極呢?」

傳道書︰「可能他們以為我覺得生命終歸會完結,萬物各有定時,就覺得我看事物總是灰色,再者,我常感嘆,很多人努力工作之後,有因為病、遭害或早死,而不能享受他『所得的分』,真是禍哉,這就是我感嘆『虛空』的第二種情況。」

2017年08月 牧人語

執筆:吳偉良傳道

       驕傲原於人與人之間的比較,通常我們都意識不會做驕傲的人,但人會有不自覺的驕傲,往往是我們不自知的。所謂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當我們生活在某一個環境,四周的人事物,會形成我們看世界的角度。

       你會有「要好」的同學、同事和朋友,他們通常都是相類型的,如我們遇見不同類型的就未必容易以開放的態度認同和接受他們,縱使我們口說不會,但內心早已不自覺地將非我族類分別出來。我們總容易跌落背後談論非我族類的陷阱,這是很自然的。在朋友中總有你們所謂的「騎呢怪」,教會裡總有奇奇怪怪的人。女孩子堆中最漂亮的通常都會被排擠,像猶太群體看低稅吏;高中產眼中將中產看下;香港島區居民與深水埗和天水圍居民有分別;八所資助大學生看非八大的學生等,故隱藏的驕傲是不自覺的。

Pages